“特别“的他们与初出茅庐的我


李雯 2018-09-30 09:01:34 上传:李雯雯雯 浏览:1次

“特别”的他们与初出茅庐的我

先锋路小学 李雯

曾经的某个秋天,我站在大学的一条小径上看落叶,一边是金黄金黄的银杏叶,一边是纷纷扬扬的梧桐叶,看得出神,看得忘乎所以。为什么会有差别呢?有的树叶完好无缺,连颜色都渲染得无比美丽,而有的却缺胳膊少腿黑乎乎呢?那时候我没细想,也不懂。

前年八月我来到先锋路小学,明黄色的教学楼,联排的桂花树,还有热热闹闹的孩子们。我的心却开始颤抖,开始害怕,不愿意接受这个从学生马上就要变成老师的事实,也不愿意接受每天要和家长们打交道得事实,更不愿意接受没了家人的庇护每天面对“熊孩子”的事实了。谁让自己选择了做一名老师呢,唉算了。硬着头皮上吧。

开学第一天,黑压压的坐了满教室的家长们,我战战襟襟地走上讲台,红着脸做了自我介绍,开始了职业生涯的“持久战”。接的这个班级,从一年级刚升上二年级,而孩子们的习惯都还有待改进,面对满地的纸屑,和歪来倒去的桌椅,以及“活蹦乱跳”的孩子们,心里五味陈杂。回到家后忙忙碌碌的备课,有时候委屈的眼泪落下来,责备自己为什么如此没用。到后来,看到孩子们纯真地笑脸,对自己的嘘寒问暖的时候,就会觉得儿童真的太美好。俗话说五个手指头伸出来都会有长短,作为一个教师就该接受属于孩子们的一切。而一个月后,我心里那碗水已经开始端不平了。

起初,我对班上的每一个孩子都不了解,后来知道了有的内向,有的活跃,有的喜欢被关注,而有的则是默默存在。直到有一次,我在教室里观察孩子们的自主学习,当全班大部分孩子都能够完成课堂作业而有一个小男孩一直都慢了很多的时候,我心里开始焦虑和担心起来。最后他用了比别人多一半的时间,完成了作业。我手里拿着他那乱作一团的作业本,心里真不是滋味。改完作业本后,我的心里怒火中烧,心想一定要好好地批评他一顿。手里拿着作业本,嘴里叫着他的名字,伴随着稀稀疏疏的脚步声,一个左晃右晃,衣服油光发亮,脖子上的钥匙叮叮当当地发出碰撞声的孩子映入我的眼帘。“厌恶”之情又顿生,我冲他吼道:“你自己看看你写的什么作业,做得又慢,字写成这个样子,你自己拿着看!”手指头在讲台上敲打着,咬牙切齿怒发冲冠。他不作声,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本子,也不看我,也不看其他地方,嘴里半个字也挤不出来。满篇的红色小叉批注和他的态度,让我“束手无策”。

随后,压制着怒火,为他讲解了错误的地方和询问了为什么会错误后,只好拿给他请同学帮助改错。回到办公室,我叹了口气开始向数学老师埋怨,“这怎么会是这么差啊,写个字半天都动不了一下,全是错的。衣服也是脏得不行,在教室老是惹是生非,怎么办啊?”数学老师听到我的抱怨,平静地告诉我:“我们也不能奢求别人做得很好,他是单亲家庭,爸爸是个三轮师傅,每天起早贪黑忙于生计。这个孩子一直都是请的一个老奶奶在带,做饭和照顾他,作业就是随便找了个地方在辅导。你说说能好到哪里去?”我惊讶了,还可以有这样子的家庭吗?孩子到底是谁的?生而不养吗?我心里五味陈杂,默默地拨通了他父亲的电话,心想,要是能够和家长有好的沟通,那孩子一定会有所改变和进步。听见“嘟嘟”的声音之后,我告诉了孩子的近况,而电话那头,也是一个声音“嗯”,本就寒冷的天气心更凉了。

这次沟通之后,孩子的习惯各方面仍然没有任何改变,我心急如焚。另一边的我对自己说:要不然就算了吧,反正不是你自己的孩子。这个小人人的话在我心里滋生蔓延,于是我开始把他的座位换到最后一排,作业和课堂都不再关注他了,就这么持续一周后,我好像忘记了这个孩子的存在,若不是偶尔被其他老师提起,再若不是迟到和挑起争端我恐怕真的会忘记。

有一天,他的作业又没有完成,我气呼呼打去电话联系了家长前来学校,他的父亲走在走廊的时候便使劲地对他动起了手,我听见孩子害怕的吼叫声,也看着里去的背影,突然觉得心里很多苦楚和难过,问自己:是我让他挨打了吗?是我这个班主任哪里处理得有问题吗?家长的教育方式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不同,我要怎么去改变呢?第二天他来到教室,手臂上的痕迹还清晰可见。我坐在教室里愣了很久,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我重新拾起了当初做教育的心,一定不能放弃。

从那天起,我将他的座位放在了讲台旁边,安排了两个“小老师”督促他写作业和规范他的言行举止,并且鼓励同学们和他交朋友,在课堂上组出来一个词语都会让大家为他鼓掌,每写好一个字都要拿在同学们面前夸奖一番。似乎一切都雨过天晴,种子也开始发芽了。我看着慢慢写快的字,看着下课捧着一本课外书不懂的就来问,看着上课举手回答的问题都奇思妙想打破常规,看着试卷上的分数考上了80的时候,心里甭提多高兴了。

我可能在街头买了一份甜品吃掉,会开心;在商场买下一件漂亮且称心的衣服,会骄傲;听大家奔走相告的消息,会兴奋……可却从来没有像把一个后进生变得进步,把班级孩子变得更好来得让人欢呼雀跃。至今我也每每在想如果我当初从不注意他,将他淡出我的视线,没有看到被打痕迹之后的“良心发现”,那他以后的道路会怎样呢?

每一个孩子都像一片树叶,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点残缺,我们常常关注和喜爱近乎完好无缺的,却忘记了剩下的那些有他独特的美。教育就像是在培养一棵又一棵的大树,给予良好的营养,水分和光照,就一定会长成心中的那棵枝繁叶茂,干长而巨的参天大树。

标签: 我和我的孩子们  征文  
声明:文章内容由作者原创或整理,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评论(0) 最后修改于
发布新评论